堇卯君

这里:卯卯(叫槿卿也是可以的)。目前沉迷剑三MMD,沉迷学业(我不爱文科)。基本打打游戏吃吃粮。
懒癌晚期
同好欢迎扩列:1051485297√

长安医馆记事1

王者荣耀同人文
#cp:白鹊,一句话狄芳
#日常生活向,较为平淡,或许无聊,说不准
#人物少量ooc.
#大部分写扁鹊
#正经起来自己都怕的李白

余霞满天,此时已是傍晚,街市上无证经营的人远远地望见了挑染一撮绿色头发的治安官带着小耗子例行巡查,迅速收了摊。在长安街的一隅,扁鹊送走了今天最后一名患者,关了医馆的大门,走到院子里看看草药的长势。善恶怪医的医馆生意向来冷清,首先便是那高昂的医疗费,便将大部分平民百姓拦在门外,再其次或许是怪医的冷淡,些许不近人情。人嘛,多多少少总是会在意别人的相貌,这一点难以否认,怪医青灰色的肤色在外人看来是有些诡异的魔道反噬,但对于李白来说或许不尽然。
扁鹊走到后院,紧了紧绛紫色的围巾,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去年刚种下的甘草。甘草的长势很好,淡青的叶子,叶脉清晰。扁鹊掐下一片嫩叶放在嘴里嚼了嚼,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的掐下几株甘草,带进了屋中。
扁鹊将甘草用凉白开清洗了一下,放在桌上,转身捧出药杵悠悠的捣着药,看了看窗外偏黑的天色,思量着李白估摸着是去喝酒了。想了想扁鹊还是放下手中的活计,煮了一碗醒酒汤也放在桌上,自己便坐在桌旁点了一盏油灯,借着着微弱的灯光翻阅着书籍。
窗户是打开着的,门是关着的,扁鹊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笑,转头盯着窗子。
或许扁鹊所有的运气都用光了,为了遇上李太白。
扁鹊盯着窗户出了神,猛然间便被一个人抱了满怀,淡淡的酒气钻进他的鼻腔,嗯,喝的不多,扁鹊这样想着。先是揉了揉李白埋在他颈窝里的头,再毫不留情的打开李白不安分的手,指了指桌上的醒酒汤:“喝了它。”
李白有些委屈的看着扁鹊,装可怜无果只好乖乖喝下苦涩的醒酒汤,末了拿了株甘草叼在嘴里,蹲下身抱住扁鹊的腰,抬起头看着扁鹊:“越人可是在等我?”
“不曾。”
“我见着越人盯着窗外看,便觉得越人是在等我。越人,上次我回来时便是翻得窗,踩坏你好几株草药,还被你灌了一瓶风油精,所以这次我穿门的。”李白说罢将扁鹊抱的更紧了:“越人你身上真冷,我给你暖暖。”
扁鹊难得没有推开李白,“嗯”了一声淡淡的说到:“我累了,回房。”
李白轻笑着抱起扁鹊:“越人别乱动。”将进酒回了房,扁鹊此时竟已睡着,眉目间柔和了不少,眼角下泛了一层黑,看来真是累坏了。李白将扁鹊绛紫色的围巾拉下,吻了吻扁鹊,“今天就先放过越人罢。越人,晚安。”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