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卯君

这里:卯卯(叫槿卿也是可以的)。目前沉迷剑三MMD,沉迷学业(我不爱文科)。基本打打游戏吃吃粮。
懒癌晚期
同好欢迎扩列:1051485297√

集齐清衣众人可以打僵尸(二)

江南锦家(一)
白羽被风姿送到了一处地方——岸边一排排青翠的杨柳垂下青丝,蓝绿色的晶亮水面飘着一瓣瓣花,没有斜斜密密针织般的雨,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蓝,乌瓦白墙,低低矮矮,参差错落。青石板砖铺成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径又或大道。这里大概是街市的边缘,有稀稀疏疏的人来来往往。白羽轻盈一跃,落到一株略微年老的柳树上,血衣飘飘,不经意间说出:“江南”一词,笑了笑,脸上是说不清的表情。白羽眯了眯亮蓝色的眼眸,借着高处的优势,看到了一个广场:四周围了一些人,形成一块圆形空地,中间有个大型擂台,擂台后摆了几张桌椅,一帷幕高挂后方,“比武招贤”四个大字绣在幕上,四面插着旌旗,绣着“锦”字。白羽摸了摸别在腰间的剑,足下蓄力,御风而行,轻盈落至擂台旁。
台上一位女子正舞着一根长棍,将一个蜂腰猿臂的汉子扫出擂台。
白羽抬头,正对上那女子——好一位潇洒女郎:眉目如画,眼神带着一些锐利,浅褐色的发丝随意披散,仅在发尾处用一串铃铛系住,在胸前随意的用绷带束胸,腰侧蔓延开血红的妖纹,只有半边的带着护手,护肘,用红色的细线随意固定,赤裸双足,脚裸处各系一个铃铛,略比人高的长棍被她握在手中,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白羽跃上擂台微微行了个礼,将佩剑放置一边,挑了把木剑,“不知在下能否与姑娘讨教一番。”
女子请笑了一声“那么就请多指教了。”
女子的眼神随即变了,横握长棍,直扫白羽门面,白羽略微偏头,木剑却直至迎上长棍,蹦出火花,迅速舞出几个漂亮利落的剑花。女子也不是吃素的主,握住长棍灵敏接下而后扫向白羽脚裸,趁着白羽跃起再挑起长棍斜向上捣去。白羽血衣飘扬,在空中顺势翻了个跟头,改刺为劈,直向女子门面。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突然,白羽趁着女子舞棍时露出的破绽,变换着剑招,木剑直指对方的咽喉,不过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女子的长棍已经抵上他的心脏部位,双方只要在进一步都会两败俱伤。
女子在白羽收剑后收回长棍,满意的笑了一下“在下锦酒,不介意的话这位公子可以叫我小锦,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公子也真是好身手。”
白羽暗自一惊,然后笑了笑,本该是自己应该做的事却让人家姑娘来,只不过,双方都不介意罢了。
“在下白羽,姑娘也是好身手。在下方才看见这里比武招贤,不知在下可能令各位满意?”
锦酒看着白羽拿回配剑,转过头,朝着擂台外喊了一声“阿绮,就这人吧。”
白羽微微侧过身,只见一位身着白袍,金发异瞳,肤色略有些黝黑的男子从锦酒身边走近——他并没有发现这名男子的气息,男子拿着一个手杖,朝他行了一个礼“在下绮礼,是锦酒姑娘的好友,不知少侠可愿到府上坐坐?”在白羽听来,这话口音有不太标准,但还是能让人理解,随即回答“愿”,然后站在绮礼身边。
而锦酒,早已经握着长棍指绘着人将擂台收拾好,而后带领两人到了府邸:江南锦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