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卯君

这里:卯卯(叫槿卿也是可以的)。目前沉迷剑三MMD,沉迷学业(我不爱文科)。基本打打游戏吃吃粮。
懒癌晚期
同好欢迎扩列:1051485297√

集齐清衣众人打僵尸(一)

前传
北风漠漠,大雪纷飞,这座在冬风中的山已覆满白雪,半山腰上,一座府邸静默着。门前挂着一块牌匾,熨金的字已被风雪半覆“白府”。
一匹白狼从门外径直跃上屋檐,然后跳落至门内,撒开四爪,跑向了后院。白狼轻轻拱开后院的门,在进门的一刹化为一个男子——血衣雪发,水色的眼眸泛着幽幽蓝光。
屋里只有一架古琴放置在床上,旁边的一只香蒲猫看见男子甩了甩尾巴,伸了个懒腰奶声奶气的叫了声:“哥~。”
男子点了点头,轻轻的说了句:“师父。”玉色纹路的古琴上的一根弦颤了颤,青烟弥散,古琴不见,留下一个男子抱着香蒲猫坐在床上。男子如瀑的长发用青色纶巾高高竖起,眉眼间是淡淡的温柔(受!),一袭水色长袍,轻柔的顺着香蒲猫的毛。
“小羽,可知这次我找你来所谓何事?”
“徒儿不知。”
男子抬头,正色说道:“可记得鲛洱,当年的事你可能忘记了,不过至少现在她仍然在水晶棺中沉睡。”羽神色有些不平静,迫切的询问:“她怎么样?”男子表情没什么变化:“先不说这个,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锦酒,绮礼,槿卿,九卿,白杏,白菜,白豚。”他顿了顿,接着说:“只有凑全十个人才能够破解这次的危难,不过这次危难是什么,暂不便透露。目前已经凑了三个,我——风姿(古琴),你——白羽(雪狼),这只猫——姒湘(香蒲猫)。”
白羽神色恍惚,不知挺没听进去,慢慢点了点头:“我记得鲛洱——我所爱之人,能让我见见她吗。”
风姿仍旧没什么表情,抬手动了动手指,几个音调迸出,三人便眼前一花,置身于寒冰溶洞之中,整个洞穴都是清一色的冰柱,只有中心有一块空着的圆形场地,中部静置一副水晶棺材,棺材里面被某种无色的液体充满,而棺材里的正是白羽朝思暮想的人——鲛洱——蓝色的鱼尾在液体中晃动,鳞片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披散的蓝色秀发将她的容貌衬得更加艳丽动人,手掌已经变成了蹼,耳朵上有鳃,肘关节处也有象征性的刺突出。
白羽慢慢的,虔诚的走上前去,眼中是止不住的爱意,他将额头贴在水晶棺上,像是与鲛洱额对着额,轻轻说了句“等我。”然后便下山,寻找着他们需要的人。当然他不会忘记风姿所说的那几句话“第一,这次下山是给你放松的,但是也不要忘了任务,时限为一年。第二,不要轻易的在原身和人身只见转换,即使转换也要避着人。第三,不必刻意去寻找,该来的自然会来。最后一点,如果这次危机能够过去,鲛洱绝对会醒。”
第四点实质上就是白羽下山寻找其余七人的缘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