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卯君

这里:卯卯(叫槿卿也是可以的)。目前沉迷剑三MMD,沉迷学业(我不爱文科)。基本打打游戏吃吃粮。
懒癌晚期
同好欢迎扩列:1051485297√

集齐清衣众人可以打僵尸(三)

江南锦家(二)
白羽紧随着锦酒,在屋檐上疾驰,只是不见了绮礼的身影。
“嚓——”利器在空气中摩擦出细微的声响,射向白羽,锦酒。白羽拔剑,接下几个暗器,在错开身形,躲开剩下几个,锦酒迅速停下,用木棍打飞暗器。
两人互相侧着身,扫视着四周。
白羽的剑穗流转出暗蓝色的柔光随即消逝,这一瞬,白羽注意到眼前的某处景象有变化,不过,锦酒似乎也注意到了,面朝前喊了一声:“阿绮——”
男子身着白袍,握着手杖,身形闪现在景物扭曲之处,举起手杖狠狠打了下去,没有落空。然后,在手杖击打处现出几名蒙面男子,从高空落下,却在显现的一瞬化成黑色的粉尘,消失的一干二净。
锦酒自豪的扬了扬下巴“任何类似于隐身术的伪装,敢在阿绮面前用,都是自寻死路。”
白羽看着远处,没有答话,心中的情绪有些波动:那些黑色粉尘有些眼熟;刚才为什么景物出现了扭曲;绮礼什么时候出现在那边;这些人的来头,目的;她到底是敌是友。
锦酒不经意的瞟了白羽一眼“走吧。”
绮礼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身后,跟着他们落到地上,抬头,入眼的便是府邸,牌匾书:锦 府。
推开大门,未等白羽进门便有一道白影闪过,他提起剑来,却见那白团子是一只白狐,窝在锦酒的怀里面,享受着锦酒的顺毛服务。白羽的剑穗
迅速闪过一道蓝光,注入了白狐的眉心,未被众人发觉。
白狐睁开眼,金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看向羽,“嗷呜——”的一下跳到地上,蹭了蹭白羽的腿,爪子扒拉着白羽的血衣下摆,然后爬到了他的头顶,毛绒绒的尾巴摆了摆,,由一条变成了两条。
白羽浑身僵住了,求助般看向锦酒和绮礼,而锦酒在笑,绮礼只是抿紧嘴,忍住不笑。最终白团子还是跳回了锦酒怀里。
三人来到了一间客房,锦酒阖上门与白羽一同坐下,绮礼则一下子跃上房梁,闭目养神。
锦酒将木棍别在身后,十分严肃的看着白羽“小羽,你是我锦家新招纳的贤才,想必能在关键时刻助我锦家一臂之力吧。”
白羽将剑放在桌上,“在下必定尽绵薄之力,不知锦酒姑娘所为何事。”
锦酒神神秘秘的举起怀里的白团子,“其实这次我们接了个委托,就是把这只狐狸安全护送到九清姐那里。嗯……这样来说吧,把这只狐狸送到三十里外的九清谷,就好了。”
白羽有些不明白“为何不交给你的侍从去做呢?”
锦酒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倒是房梁上的绮礼淡淡开口“刚才偷袭的那一群人目标是这只狐狸,而且,这只狐狸的尾巴有一条变成了两条。”
锦酒把狐狸举过头顶,“还真的呢。怎么样,小羽,有兴趣吗?”白羽伸手挠了挠狐狸下巴,“当然。”
绮礼从房梁上跃下,“公子请跟我来,洗漱一番便可休息。”白羽将剑留在桌上,跟在绮礼后面出了房门。
锦酒弹了下狐狸的脑门,看着狐狸被弹开然后迈开小短腿走过来蹭蹭她的脸,笑了笑“看来你还没想起来啊。”锦酒抱起狐狸,顶在头上,看着白羽的剑穗:蓝色丝线固定,上面有一个微型风铃,银制的外身,中间用彩笔勾出蓝色的花纹,铃尾则是一段紫色的丝线。
锦酒念了一声“阿卿——”,顶着狐狸出了门。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