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色君

这里:北音/槿卿。目前沉迷王者荣耀,吃白鹊不拆不逆,其余杂食。基本打打游戏吃吃粮。
懒癌晚期,不定期更新,不会开车
同好欢迎扩列:1051485297√

p1描图
p2摸鱼(qwq)
p3,p4过程图
祈愿抽到柳叶刀小哥哥qwq

白鹊屯粮!!宣!

白鹊屯粮
悄咪咪宣传一下

现在开始做扁鹊的女人:

我……我就kk
我会在里面产一个私房粮的【握爪】


持剑天下落寞号青莲:



据说空间专业屯白鹊粮的,接单只接图和文,还要打『车』『肉』『糖』『刀』『文』『图』的tag,这样搜刮粮的时候就方便找了....总之我
....我大力支持。『黄豆emoji笑哭』
反正很想支持一下,总之我参加活动了...
就是,投稿多的人会抽出来点梗,然后由特邀的文手据梗写文....反正我是被收买了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收买我这种没文风的咸鱼。




以及附上,投稿审核要求很高,据说每个稿他们都会看一遍确认没有ooc,高质量,字数也有要求的。
而且我问了不是墙,就是单纯的屯粮,连投稿的要扩列都是占评论区一楼...总之我




嗯总之我全力支持!『老咸鱼剑仙的凝视』




以及..这个白鹊粮仓的QQ,今天新建的貌似。




2675235813,就是QQ嗯。


第二次的点梗:第一张与第二张图片均可选一个梗,截止6.29晚上12:00。到时候会选得票最高的梗写。(pS第二张图片中ABO正在创作)

弃权声明:两张图片中的梗均可用于王者荣耀同人创作,无需向我询问授权问题,但有一点:白鹊不拆不逆,谢谢配合。

几天屯了这么多梗,请随意选择,截止今晚12.00,我会写得票率最高的。
当然,也欢迎各位同好随便用梗写(仅限于白鹊,或者除李白扁鹊以外,各个英雄的cp)

长安医馆记事1

王者荣耀同人文
#cp:白鹊,一句话狄芳
#日常生活向,较为平淡,或许无聊,说不准
#人物少量ooc.
#大部分写扁鹊
#正经起来自己都怕的李白

余霞满天,此时已是傍晚,街市上无证经营的人远远地望见了挑染一撮绿色头发的治安官带着小耗子例行巡查,迅速收了摊。在长安街的一隅,扁鹊送走了今天最后一名患者,关了医馆的大门,走到院子里看看草药的长势。善恶怪医的医馆生意向来冷清,首先便是那高昂的医疗费,便将大部分平民百姓拦在门外,再其次或许是怪医的冷淡,些许不近人情。人嘛,多多少少总是会在意别人的相貌,这一点难以否认,怪医青灰色的肤色在外人看来是有些诡异的魔道反噬,但对于李白来说或许不尽然。
扁鹊走到后院,紧了紧绛紫色的围巾,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去年刚种下的甘草。甘草的长势很好,淡青的叶子,叶脉清晰。扁鹊掐下一片嫩叶放在嘴里嚼了嚼,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的掐下几株甘草,带进了屋中。
扁鹊将甘草用凉白开清洗了一下,放在桌上,转身捧出药杵悠悠的捣着药,看了看窗外偏黑的天色,思量着李白估摸着是去喝酒了。想了想扁鹊还是放下手中的活计,煮了一碗醒酒汤也放在桌上,自己便坐在桌旁点了一盏油灯,借着着微弱的灯光翻阅着书籍。
窗户是打开着的,门是关着的,扁鹊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笑,转头盯着窗子。
或许扁鹊所有的运气都用光了,为了遇上李太白。
扁鹊盯着窗户出了神,猛然间便被一个人抱了满怀,淡淡的酒气钻进他的鼻腔,嗯,喝的不多,扁鹊这样想着。先是揉了揉李白埋在他颈窝里的头,再毫不留情的打开李白不安分的手,指了指桌上的醒酒汤:“喝了它。”
李白有些委屈的看着扁鹊,装可怜无果只好乖乖喝下苦涩的醒酒汤,末了拿了株甘草叼在嘴里,蹲下身抱住扁鹊的腰,抬起头看着扁鹊:“越人可是在等我?”
“不曾。”
“我见着越人盯着窗外看,便觉得越人是在等我。越人,上次我回来时便是翻得窗,踩坏你好几株草药,还被你灌了一瓶风油精,所以这次我穿门的。”李白说罢将扁鹊抱的更紧了:“越人你身上真冷,我给你暖暖。”
扁鹊难得没有推开李白,“嗯”了一声淡淡的说到:“我累了,回房。”
李白轻笑着抱起扁鹊:“越人别乱动。”将进酒回了房,扁鹊此时竟已睡着,眉目间柔和了不少,眼角下泛了一层黑,看来真是累坏了。李白将扁鹊绛紫色的围巾拉下,吻了吻扁鹊,“今天就先放过越人罢。越人,晚安。”

集齐清衣众人可以打僵尸(四)

江南锦家(四)
“哒——哒——哒”三匹里飞沙在城镇里面不紧不慢地走着,为首的女子手握缰绳,随意的瞟向四周,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浅色的马尾在身后一甩一甩,在头绳处挂着一团白毛毛的装饰物,姑且就先不计较那是什么了——白毛:是本狐狸。身后缚着一根长木棍。她转过头向身后望去:“小羽,阿绮,吃饭吧。”
白羽理了理自己的招摇血衣,不在意般继续点点头,身后金云纹素白袍的男子带着半面猫又面具,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句“好。”
时间还需要往前面稍微推一些……
自三人决定送这只狐狸回家,如热血冲头一般,第二天早上就揣了些钱,各自装了满满一大包干粮,骑着不知从哪里拐来的里飞沙,悠闲地上了路。“咔嚓咔嚓——”不要在意这是什么,锦酒已经把干粮抱在手上,丝毫不顾及里飞沙的感受,一路骑一路吃。然后放下吃的,过一会儿,再次抱起来吃,不过一会儿时间,锦酒的干粮已经空了。
————————时间切回到现在————
白羽从包里掏出一块饼,绮礼也如此,两个人就慢慢悠悠的啃着,目视前方。最前面的锦酒一脸懵逼的看着空空的干粮包,迅速把头上的白毛拿下来“你可以吃吗?”小狐狸瞬间炸开了毛,从锦酒手中跳下,迈开四只小短腿跑的飞快。
“狐狸跑了!”“快追!”

集齐清衣众人可以打僵尸(三)

江南锦家(二)
白羽紧随着锦酒,在屋檐上疾驰,只是不见了绮礼的身影。
“嚓——”利器在空气中摩擦出细微的声响,射向白羽,锦酒。白羽拔剑,接下几个暗器,在错开身形,躲开剩下几个,锦酒迅速停下,用木棍打飞暗器。
两人互相侧着身,扫视着四周。
白羽的剑穗流转出暗蓝色的柔光随即消逝,这一瞬,白羽注意到眼前的某处景象有变化,不过,锦酒似乎也注意到了,面朝前喊了一声:“阿绮——”
男子身着白袍,握着手杖,身形闪现在景物扭曲之处,举起手杖狠狠打了下去,没有落空。然后,在手杖击打处现出几名蒙面男子,从高空落下,却在显现的一瞬化成黑色的粉尘,消失的一干二净。
锦酒自豪的扬了扬下巴“任何类似于隐身术的伪装,敢在阿绮面前用,都是自寻死路。”
白羽看着远处,没有答话,心中的情绪有些波动:那些黑色粉尘有些眼熟;刚才为什么景物出现了扭曲;绮礼什么时候出现在那边;这些人的来头,目的;她到底是敌是友。
锦酒不经意的瞟了白羽一眼“走吧。”
绮礼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身后,跟着他们落到地上,抬头,入眼的便是府邸,牌匾书:锦 府。
推开大门,未等白羽进门便有一道白影闪过,他提起剑来,却见那白团子是一只白狐,窝在锦酒的怀里面,享受着锦酒的顺毛服务。白羽的剑穗
迅速闪过一道蓝光,注入了白狐的眉心,未被众人发觉。
白狐睁开眼,金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看向羽,“嗷呜——”的一下跳到地上,蹭了蹭白羽的腿,爪子扒拉着白羽的血衣下摆,然后爬到了他的头顶,毛绒绒的尾巴摆了摆,,由一条变成了两条。
白羽浑身僵住了,求助般看向锦酒和绮礼,而锦酒在笑,绮礼只是抿紧嘴,忍住不笑。最终白团子还是跳回了锦酒怀里。
三人来到了一间客房,锦酒阖上门与白羽一同坐下,绮礼则一下子跃上房梁,闭目养神。
锦酒将木棍别在身后,十分严肃的看着白羽“小羽,你是我锦家新招纳的贤才,想必能在关键时刻助我锦家一臂之力吧。”
白羽将剑放在桌上,“在下必定尽绵薄之力,不知锦酒姑娘所为何事。”
锦酒神神秘秘的举起怀里的白团子,“其实这次我们接了个委托,就是把这只狐狸安全护送到九清姐那里。嗯……这样来说吧,把这只狐狸送到三十里外的九清谷,就好了。”
白羽有些不明白“为何不交给你的侍从去做呢?”
锦酒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倒是房梁上的绮礼淡淡开口“刚才偷袭的那一群人目标是这只狐狸,而且,这只狐狸的尾巴有一条变成了两条。”
锦酒把狐狸举过头顶,“还真的呢。怎么样,小羽,有兴趣吗?”白羽伸手挠了挠狐狸下巴,“当然。”
绮礼从房梁上跃下,“公子请跟我来,洗漱一番便可休息。”白羽将剑留在桌上,跟在绮礼后面出了房门。
锦酒弹了下狐狸的脑门,看着狐狸被弹开然后迈开小短腿走过来蹭蹭她的脸,笑了笑“看来你还没想起来啊。”锦酒抱起狐狸,顶在头上,看着白羽的剑穗:蓝色丝线固定,上面有一个微型风铃,银制的外身,中间用彩笔勾出蓝色的花纹,铃尾则是一段紫色的丝线。
锦酒念了一声“阿卿——”,顶着狐狸出了门。

集齐清衣众人可以打僵尸(二)

江南锦家(一)
白羽被风姿送到了一处地方——岸边一排排青翠的杨柳垂下青丝,蓝绿色的晶亮水面飘着一瓣瓣花,没有斜斜密密针织般的雨,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蓝,乌瓦白墙,低低矮矮,参差错落。青石板砖铺成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径又或大道。这里大概是街市的边缘,有稀稀疏疏的人来来往往。白羽轻盈一跃,落到一株略微年老的柳树上,血衣飘飘,不经意间说出:“江南”一词,笑了笑,脸上是说不清的表情。白羽眯了眯亮蓝色的眼眸,借着高处的优势,看到了一个广场:四周围了一些人,形成一块圆形空地,中间有个大型擂台,擂台后摆了几张桌椅,一帷幕高挂后方,“比武招贤”四个大字绣在幕上,四面插着旌旗,绣着“锦”字。白羽摸了摸别在腰间的剑,足下蓄力,御风而行,轻盈落至擂台旁。
台上一位女子正舞着一根长棍,将一个蜂腰猿臂的汉子扫出擂台。
白羽抬头,正对上那女子——好一位潇洒女郎:眉目如画,眼神带着一些锐利,浅褐色的发丝随意披散,仅在发尾处用一串铃铛系住,在胸前随意的用绷带束胸,腰侧蔓延开血红的妖纹,只有半边的带着护手,护肘,用红色的细线随意固定,赤裸双足,脚裸处各系一个铃铛,略比人高的长棍被她握在手中,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白羽跃上擂台微微行了个礼,将佩剑放置一边,挑了把木剑,“不知在下能否与姑娘讨教一番。”
女子请笑了一声“那么就请多指教了。”
女子的眼神随即变了,横握长棍,直扫白羽门面,白羽略微偏头,木剑却直至迎上长棍,蹦出火花,迅速舞出几个漂亮利落的剑花。女子也不是吃素的主,握住长棍灵敏接下而后扫向白羽脚裸,趁着白羽跃起再挑起长棍斜向上捣去。白羽血衣飘扬,在空中顺势翻了个跟头,改刺为劈,直向女子门面。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突然,白羽趁着女子舞棍时露出的破绽,变换着剑招,木剑直指对方的咽喉,不过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女子的长棍已经抵上他的心脏部位,双方只要在进一步都会两败俱伤。
女子在白羽收剑后收回长棍,满意的笑了一下“在下锦酒,不介意的话这位公子可以叫我小锦,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公子也真是好身手。”
白羽暗自一惊,然后笑了笑,本该是自己应该做的事却让人家姑娘来,只不过,双方都不介意罢了。
“在下白羽,姑娘也是好身手。在下方才看见这里比武招贤,不知在下可能令各位满意?”
锦酒看着白羽拿回配剑,转过头,朝着擂台外喊了一声“阿绮,就这人吧。”
白羽微微侧过身,只见一位身着白袍,金发异瞳,肤色略有些黝黑的男子从锦酒身边走近——他并没有发现这名男子的气息,男子拿着一个手杖,朝他行了一个礼“在下绮礼,是锦酒姑娘的好友,不知少侠可愿到府上坐坐?”在白羽听来,这话口音有不太标准,但还是能让人理解,随即回答“愿”,然后站在绮礼身边。
而锦酒,早已经握着长棍指绘着人将擂台收拾好,而后带领两人到了府邸:江南锦家。

集齐清衣众人打僵尸(一)

前传
北风漠漠,大雪纷飞,这座在冬风中的山已覆满白雪,半山腰上,一座府邸静默着。门前挂着一块牌匾,熨金的字已被风雪半覆“白府”。
一匹白狼从门外径直跃上屋檐,然后跳落至门内,撒开四爪,跑向了后院。白狼轻轻拱开后院的门,在进门的一刹化为一个男子——血衣雪发,水色的眼眸泛着幽幽蓝光。
屋里只有一架古琴放置在床上,旁边的一只香蒲猫看见男子甩了甩尾巴,伸了个懒腰奶声奶气的叫了声:“哥~。”
男子点了点头,轻轻的说了句:“师父。”玉色纹路的古琴上的一根弦颤了颤,青烟弥散,古琴不见,留下一个男子抱着香蒲猫坐在床上。男子如瀑的长发用青色纶巾高高竖起,眉眼间是淡淡的温柔(受!),一袭水色长袍,轻柔的顺着香蒲猫的毛。
“小羽,可知这次我找你来所谓何事?”
“徒儿不知。”
男子抬头,正色说道:“可记得鲛洱,当年的事你可能忘记了,不过至少现在她仍然在水晶棺中沉睡。”羽神色有些不平静,迫切的询问:“她怎么样?”男子表情没什么变化:“先不说这个,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锦酒,绮礼,槿卿,九卿,白杏,白菜,白豚。”他顿了顿,接着说:“只有凑全十个人才能够破解这次的危难,不过这次危难是什么,暂不便透露。目前已经凑了三个,我——风姿(古琴),你——白羽(雪狼),这只猫——姒湘(香蒲猫)。”
白羽神色恍惚,不知挺没听进去,慢慢点了点头:“我记得鲛洱——我所爱之人,能让我见见她吗。”
风姿仍旧没什么表情,抬手动了动手指,几个音调迸出,三人便眼前一花,置身于寒冰溶洞之中,整个洞穴都是清一色的冰柱,只有中心有一块空着的圆形场地,中部静置一副水晶棺材,棺材里面被某种无色的液体充满,而棺材里的正是白羽朝思暮想的人——鲛洱——蓝色的鱼尾在液体中晃动,鳞片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披散的蓝色秀发将她的容貌衬得更加艳丽动人,手掌已经变成了蹼,耳朵上有鳃,肘关节处也有象征性的刺突出。
白羽慢慢的,虔诚的走上前去,眼中是止不住的爱意,他将额头贴在水晶棺上,像是与鲛洱额对着额,轻轻说了句“等我。”然后便下山,寻找着他们需要的人。当然他不会忘记风姿所说的那几句话“第一,这次下山是给你放松的,但是也不要忘了任务,时限为一年。第二,不要轻易的在原身和人身只见转换,即使转换也要避着人。第三,不必刻意去寻找,该来的自然会来。最后一点,如果这次危机能够过去,鲛洱绝对会醒。”
第四点实质上就是白羽下山寻找其余七人的缘由。